红樱剑

          红樱剑 太阳黑子周期

          小说:红樱剑 作者:吾丘明智 更新时间:2020-12-08 3:9:28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  “嗯,”妈妈头看了我一眼,道:“得了吧,刚才在你身上哭一会你都站不稳了,还背我哪。”

           我窃喜,知道这招以退进成功了。

           “哼……”妈妈没有答话,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。

           妈妈却还是不动,浑身跟僵了似的。

          妈妈“啊”地惊呼一声,还没爬起来,那个狗日的便扑在了她身上。

          我凑上前去便想再去搂妈妈的腰,这回妈妈却轻推了我一下,没让我靠近。

           “嗯,”再回去拿那件被扯掉的三角裤明显不可能了,妈妈接过了我的短裤,前后翻了翻。

           妈妈斜坐着,双手伸到背后扣上搭扣,这个美人负手戴胸罩的画面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,不可磨灭。

           妈妈瑟缩了一下,却没有避开我,这也正是我的目的,要让妈妈感受到男性自然宽厚的爱。否则妈妈可能会因刚才的事,而陷入一个心结,认所有男性的接触都象那个犬国人如鼻涕般的可厌。

            突然冒出几个戴墨镜赤膊的黑人大汉,导游再次提醒男性身上不得带有任何的工具。男性们都纷纷表示没有,有些性急的开始催促快点开始了,毕竟还要等女的先跑10分钟。

           “今天才第一天,后面大家都还有机会的,不是吗?”毕竟都是付钱的,导游笑着安慰他道。

           妈妈依然不答话。

           大汉对着那些犬国人就是一顿痛揍,打得他们哭爹喊娘。

           妈妈拍了拍身边的座位,我知道妈妈是要我坐过去,她不想别人靠近她坐,赌气想不理会,可是脚还是不听使唤,只好挪到妈妈身边一屁股坐下。

            不冲出去,难道看着妈妈被这个狗日的凌辱?!

            虽然没少看着妈妈的裸照打手枪,但是当妈妈的裸体这?真实地呈现在眼前时,我却心惊胆战地不敢亵玩。我不由得苦笑,这真有点叶公好龙的味道啊。

            妈妈斜坐着,双手伸到背后扣上搭扣,这个美人负手戴胸罩的画面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,不可磨灭。

            只见狗日的骑在妈妈的腿上,他心满意足地扒下了妈妈的泳裤,他的双手根本按不住妈妈丰满结实的双腿,只能整个身子都伏上去,将头埋在妈妈臀间,深深地吸了一下妈妈胯下的骚味,然后满足地头闭着眼睛嘟囔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妈妈斜坐着,双手伸到背后扣上搭扣,这个美人负手戴胸罩的画面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,不可磨灭。

            犬国人尝过他们的手段,只得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恨恨地坐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我急忙上前,道:“姐姐,怎?了?”

            如果冲出去把狗日的踹翻,一定会遭来那个黑鬼的干涉,我虽然炼了纯阳功,但不一定是这个黑塔般大汉的对手,即使打赢了他,下山也一样会遭受惩罚,妈妈还是逃避不了被污辱。

           “什么?”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岛上中听到自己熟悉的居住地名,妈妈有些惊讶。

            如果冲出去把狗日的踹翻,一定会遭来那个黑鬼的干涉,我虽然炼了纯阳功,但不一定是这个黑塔般大汉的对手,即使打赢了他,下山也一样会遭受惩罚,妈妈还是逃避不了被污辱。

            鬼子得意地用双手拍打着妈妈的屁股,妈妈的香臀在鬼子巴掌下颤抖呻吟,看得我眼中直欲喷出火来!

            龙青山也夹杂在人群中走下来了,他神情恍惚,似乎路也走不稳了,快到山脚下时,竟然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给绊了一下。妈妈双唇动了动,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扭过头不看他,但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闪动。

            “姐姐,爱情不只是对女人才那?重要的,我愿意做你的花痴。”我道。

            我胡编了一通,说我是到诺尔镇耶齐大学留学的,家人都在国内等等。我又说了诺尔镇上的一些景观,以及妈妈房子外观的一些特徵,妈妈才相信我真的是住在诺尔镇。

            妈妈愤怒地盯着我,我急忙解释道:“姐姐,你别误会,我只是想解开你手上的带子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“开始我是跟在您的男朋友龙先生身后的,后来没看到您,再找过来时,已经迟了一会,幸好不算太迟,总算来得及把您救下。”这段话非常关键,既巧妙地攻击了一下龙青山,又表了下功,让妈妈想想看,如果没有我跟着来,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?

            私处被一个噁心的男人湿漉漉地舔到,妈妈“啊”的一声哀鸣,象触电似的弹了起来!妈妈的三角裤被扯掉,这反而解放了她的双腿,平日里坚持锻炼瑜珈让妈妈的身子极富柔韧性,她猛地用肩部和膝盖撑起了身子,臀部使劲摇晃着,将犬国人再次甩下了她圣洁的身躯!

            “嗯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也是诺尔镇的。”我早已准备好了应对之词。

            过了一会儿,妈妈又在我背上低低哭了起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我的纸巾两下就用光了,妈妈也不管,将脸腻在我身上擦着。

            “哼,还带着微型对讲机。”导游对大汉使了个眼色。

            导游拍了拍他肩膀,让他坐下,然后从对讲机和保安对话,谈了一阵子后,他关了对讲机,对犬国人道:“保安说,你虽然绑住了那个女人,但还是被她逃脱了,她后来投入了那位先生的怀抱,是吗?”

            “嗯,小佳,对,他是个好孩子,他懂得体贴妈妈,我真后悔,后悔没有听他的话,呜呜……”想到了伤心处,妈妈趴在我的肩头放声哭泣着。

            “你什么要这样做?花一大笔钱就了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人?”妈妈对我缺乏信心基础。

            我的目光主要盯在妈妈身上,在多的美臀中,妈妈的屁股特别的雪白肥美,一小片比基尼短裤根本遮不住她硕大的臀部,三角裤两边各露出两弯下弦月形的美肉,随着屁股的扭动而忽隐忽现,令人有上去一手一边抓住的冲动。

            妈妈线条优美的裸背在我眼前展示着雕塑般的美,我按捺住亲吻她的欲望,费了很大劲才解开妈妈手上的带子,妈妈接过我递来的胸罩,理了一下,默默地带上。

            噢,妈妈,我太感动了,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妈妈。

            突然前面传来喊叫声:“不要,不要啊,放开我,求求你放开我!”

            看着妈妈被调戏,我火往上冒,想冲过去,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黑人大汉拿着棍子在巡逻。

            “您放心,干干净净的,那个女郎扑上来的时候,我可是力保裤子不失啊。”

            我已经清晰地看到了妈妈下体飘扬的幽草,我不能让她再落入犬国人的手中遭受羞辱!我“呼”地站了出来,什么规则,什么黑帮,都不管了!

            我转回来一看,裤腰大小刚好合适,可是臀部那里已经被妈妈撑得紧绷绷的了,妈妈的屁股还真是大啊。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妈妈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  遮住了自己下体羞处,妈妈的心里总算稍微安定下来,敢于面对我说话了,她道:“谢谢你了,小瑜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真的都没有了?”导游突然一挥手,那几个彪形大汉粗鲁地拨开人群,直接冲到那几个犬国人面前搜身,竟然搜出了什么东西。

            “嗯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也是诺尔镇的。”我早已准备好了应对之词。

            我凑上前去便想再去搂妈妈的腰,这回妈妈却轻推了我一下,没让我靠近。

            不管她相不相信,总之我要说完,我继续道:“刚才在山脚下我看到您根本不愿意参加这个丑恶的活动,我就下定决心要保护您。”

            “赵子瑜,卓姐姐您今后就叫我小瑜吧。”我道。‘赵子瑜’这个名字可不少随便取的,我本姓于,跟“瑜”谐音,妈妈叫我“小瑜”,逐渐就会生亲近感的。

            那个犬国人可真有手段,一个胸罩都能把手捆得那?紧,我转回来,妈妈已经坐了起来,低头背对着我,双手仍然被缚着。

            “生姐姐的气了?”妈妈柔声道。

            “算了,也快到中午了。”妈妈道:“趁这个时间,说说你是怎?回事吧,怎?到诺尔镇的?”

            龙青山也夹杂在人群中走下来了,他神情恍惚,似乎路也走不稳了,快到山脚下时,竟然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给绊了一下。妈妈双唇动了动,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扭过头不看他,但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闪动。

            “怎?会?姐姐任何时候都是最美的。”我巴结道,腿脚活动开了,我又想把妈妈抱入怀中温存。

           要是将手伸进去,到妈妈桃源深处摸一把该有多爽啊,我咽了咽口水,定了定神,伸手想把妈妈捆在手腕上的胸罩解开,刚碰到妈妈的手,妈妈突然翻身避开,嘶声道:“不要碰我,你走开!”

           犬国人张口结舌,只得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 “嗯,小佳从小就跟妈妈最好了,我现在很想他,真想马上就回到他身边。”
       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          联通 彩铃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红樱剑,红樱剑最新章节,红樱剑 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开启瀑布流阅读